来人不是别人,却是不久前途径皇城的林川。

  诸葛昂见他那阵仗,冲着他吼道“林黑狗,何事让你如此慌忙?”

  林川举起一手,示意自己的属下退下,走到诸葛昂跟前,道“我在抓人。”

  诸葛昂想起上次与林川在陈之轩的木匠铺喝酒时,他似乎说过这么一件事儿。说是魔道中有人存有二心,暗自集结了一批人,四散在人间各处,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而且他怀疑,皇城近日的传闻,或许也与那些人有关。

  自从五百年前那场大战以后,前任首领血厥被司辰天重创,形神俱灭后,魔道内部大换血,这么多年在新任首领林充,也就是林川的大哥的带领下,秩序井然,门下之人也未再大规模私自踏足人界,和仙界也是和谐相处。

  而如今,情形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了。

  可是,如果真是有人想要在五百年后重新搅乱这三界好不容易维持的安宁,这个人又会是谁?

  诸葛昂难得认真起来思考这些事情,却被林川的话打断,“我循着气息,一路走去,却每一次都迟了一步!”

  “那不好意思,你又迟了一步,先前那个魔道大汉,已经被我打得灰溜溜逃了!”诸葛昂很是得意,随即却脸色一换,说道“但我看那人,倒是不像什么有二心的主儿,长得跟头猪一样,没准只是偷溜出来享受一下人界的美味佳肴而已。你们魔界的那些吃食,生冷血淋,油盐不沾,实在难以入口。”

  “就算是你说的这样,那他也是触犯了魔界的规定,也是要抓的!”

  “得了吧!偷溜出来的不止他一个,你要抓,根本抓不完!别浪费精力在这种事情上了,还是想想怎么揪出内部乱党头目吧!”

  林川何尝不想,只是现在,魔界表面仍旧一团和气,若是真要一本正经搞个整肃大会,不仅会动摇内部,导致大家的互相猜忌,而且很有可能打草惊蛇,让内贼提早防备。所以现在,除了林川和林充二人,魔界内暂时未有人知晓此事。

  见林川神色凛然,似在思考什么,诸葛昂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叫了他一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血厥那个大魔头都形神俱灭了,现在的魔界,谁能有本事弄出多大的动乱。再说了,若是真能弄出个大的动静,仙门也不会坐视不管,所以放心!”诸葛昂的话里,带着莫名的轻松,好像天大的事儿在他眼里,都不过只是漫长人生中的小小插曲罢了。

  林川自是不会像诸葛昂那样想得那般轻松,毕竟五百年难得的平静,他不想再次因为他们魔道而发生变化。安稳的日子过久了,他早已习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日三餐简简单单的幸福了。

  芒村,夜色渐浓,少年按照妇人的吩咐已经将清浊汤熬制好,倒入了一个大木通里面。

  屋外,锦官正欲发问,求解关于魔道中人之事,却不想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妇人指示着将花朝抱起,跟着她进了内室。

  “把人放下,出去吧!”

  救人为先,其他事情,只能且先放下了。

  锦官放下花朝,说道“我在这里帮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