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要试?”一个妖娆的男声从里面传出来,“万一她骗你的呢?”

  “这里左右不过二十来人,影响不大的。”左镇的语气之中带着莫名的自信和坚决,“再说了,万一不成,再给他们服下曼陀罗的毒不就行了。”

  看着左镇这般轻松,无欲也不再劝阻,于是从身旁处拿起一个水壶,递给了左镇,“刚去渊前山取得流泉之水,童子之尿和处女之血也已经加进去了,你去试试!”

  接过水壶,左镇放在身前摇晃了几下,有些怀疑地看着水壶自言道:“这法子可有依据?”

  无欲笑笑,“反正魔界传了几千年,未曾有人试过,今天就当试验了!”

  在窗口处偷看的锦官突然蹲了下来,小声将所见的情形告知余下几人,“原来他们的解毒之法和花朝所说的一样!”

  花朝有些得意,“你看!”语气颇为骄傲,“山茶爷爷从不骗人!”

  “你这个山茶爷爷倒是挺有见识的啊!”

  听得锦官的夸赞,花朝扬起笑脸,“那当然,山茶爷爷可是卜谷山除了老山神外最德高望重的人,当然学识渊博了!”

  见花朝那张骄傲的笑脸,锦官摇摇头,没再继续与她说话,而是再次直起身,朝里面看去。

  只见左镇将水壶之中的水倒进一个小杯子里面,然后一一给那些宛如木桩子一般的人服下,屋内飘出阵阵曼陀罗的香气来,清灵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罐,倒出几粒药丸来,让锦官他们几人服下。

  如此,才免于被这股熏得人发晕的曼陀罗香气蛊惑。

  锦官趴在窗户上仔细瞧着,清灵这时也在窗纸上戳了个洞,然后看进去,发现里面的人在服下左镇水壶里面的水之后,似乎并没有任何反应,那些木桩子仍然像个木桩子一样呆立在原地。

  轮了好些个人之后,终于有人起了异样。

  那人在服下左镇水壶中的水后,突然动了起来。

  “原来真的有用?”屋外的锦官有些惊讶。

  见人动了起来,左镇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恶的笑意来,一个疾手便将那人一只胳膊给挟制在他的身后,一脚踢向他的小腿肚,让他跪在了地上。

  “果然如此!”左镇大笑道,“这可真得感谢那姑娘的提醒啊!”

  然而左镇的这番操作,屋外的锦官和清灵却有些不解。

  若是左镇依照清灵所说的给百会门的人服下解毒之水,那么清醒过来的人应该是受到蛊惑的人才对,那些没有清醒过来的人,应该才是内贼才是。可现下这情况……

  锦官盯着里面,继续看着。

  左镇将那人挟制之后,绝美男子也走到他身前,蹲了下来,捏住那人的下巴,抬起他的头让他看向自己,满意地笑道:“流泉之水世间罕见,用作一个小小的试验,未免有些浪费了!你还真以为我们会给你们解毒吗?”

  说罢,他嫌弃地放开他的下巴,站起身来,不屑道:“刚才所说的,不过是为了让你们这些假意归顺之人自现原形罢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朝锦官君莫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左侧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侧身影并收藏花朝锦官君莫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