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纷封一十七的月票支持!

  …………

  寒风呼啸,夜色晦暗。

  曾经的千丈山峰与云端的小城,已消失不见,唯有弥漫的烟尘与浓重的血腥,在风雪中久久不散。

  远近四方,依然混乱不堪。有人忙着收敛族人的尸骸,有人四处乱窜寻找着同伴。

  还有一群人影踏空而立,神情各异。

  为首的两位老者,正是毕节与垓复子,低头俯瞰片刻,彼此换了个莫名的眼色。

  “贼人逃了?”

  “贼人逃了!”

  “就此西去?”

  “已逃往青龙郡的方向!”

  两位长老的对话,像是自问自答,又好似言不由衷,听不出沮丧、或是责备之意。唯有彼此凝重的神情,表明着围城之战的惨败。

  “此番代价,过于惨重!”

  “二十余万族人,葬身此地。我的玄鲲鼎,也彻底毁了。”

  “事已至此,但愿值得。”

  “是啊,否则前功尽弃……”

  垓复子与毕节点了点头,各自心绪莫名,忽又神色一动,双双转身看去。

  数十道虹光,由远而近。

  转瞬之间,夜空中多了一群人影。为首的老者,竟是赤蛟郡的普重子长老。只见他手持银杖,大袖飘飘,踏空盘旋,脸色阴沉。

  垓复子与毕节迎上前去。

  “长老……”

  “我二人正要前去相助,这是……”

  “哼!”

  普重子拂袖一甩,冷哼道:“贼人逃离此地之后,西行两万里,转而往北,使我伏击落空。”

  垓复子惊讶道:“贼人如此狡诈?”

  毕节也很意外的模样,催促道:“事不宜迟,你我务必要赶在贼人逃入青龙郡之前将其剿灭!”

  “哼!”

  普重子像是看破了两位长老的心思,又哼了一声。

  原界的修士闯入赤蛟郡之后,三家曾经传信约定,由垓复子、毕节围攻云阙城,再由普重子伏击漏网之鱼。前后似乎没有纰漏,谁料结果却是另一番情景。

  “不过是追杀两万贼人,两位竟然扶老携幼,带着三百多万之众,闯入我赤蛟郡。如此倒也罢了,重重围困之下,竟被贼人尽数逃离此地,不知两位如何交代?”

  面对普重子的质问,垓复子与毕节似乎早有所料。

  “贼人虽然为数不多,却极为狡诈凶悍,贼首无咎之强大,更是有目共睹。数位长老被杀与数十万族人的丧命,便可见一斑。”

  “我神族是有仇必报,扶老携幼而来,只为同仇敌忾,与贼人不死不休。”

  “云阙城之战,并非一无所获。”

  “我七郡虽然伤亡惨重,却也擒杀三位原界的天仙……”

  而普重子似乎无意计较,摆了摆手道——

  “且罢!守护玉神殿,九郡责无旁贷。既然贼人凶顽,我赤蛟郡亦当全力以赴!”

  垓复子与毕节点了点头,如释重负道——

  “我七郡听从长老吩咐!”

  三位长老竟然达成一致,或者说,彼此各怀鬼胎,而心照不宣。

  片刻之后,数百万的人影、兽影,如同一股疯狂的浊流,穿过

  风雪迷乱的夜色,就此往西而去……

  ……

  天色渐明。

  一座十余丈高的石塔,矗立在茫茫的雪原之上。

  “轰——”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震动四方。

  石塔随之崩塌,继而光芒扭曲,横亘天地的结界,从中撕开一个数十丈的豁口。

  与此瞬间,千丈之外冒出一位老者。他回头观望,感慨道——

  “哎呀,任凭你是高人、还是结界阵法,且一炸了之,神骸俱消啊!”

  另有一位老者就地等候,他身形消瘦、阴气环绕,彷如已融入风雪,使人难以察觉他的存在。他伸手抚须,漠然道——

  “万兄不负所托!”

  “呵呵,谬赞了!”

  万兄,便是万圣子,他得意一笑,又惋惜道:“一声大响,上千枚震元珠没了!”

  “震元珠虽好,物尽其用吧。”

  “鬼兄所言极是!却不知原界的同道,能否及时赶来!”

  “无咎他算无遗策,料也无妨!”

  “鬼兄莫要奉承他,他也有失算的时候。而那小子着实诡计多端,你譬如说……”

  鬼兄,则是鬼赤。他与万圣子奉命冲出重围,便是为了炸开此处的结界,等待原界同道的到来,然后前往青龙郡。而某人对于敌情的预判,未雨绸缪的精明,以及应敌之策的缜密,还有临阵的决断,即使老哥俩也是叹服不已。

  “他没有弄清毕节、垓复子与普重子的动向之前,并未轻举妄动,当他猜测到三位神族长老的企图之后,则当机立断。不过,你我已炸开结界,半个时辰内,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刑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曳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曳光并收藏天刑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