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朱棣撤回了北平,朱允炆将山东山西的兵力渐渐全都输送到了海津,与朱棣遥遥相对,如此对峙将近三个月,朱棣不出,盛庸等人在外也并未有强攻,是以我竟然连进城门的机会都没有。https://

  转眼从寒冬等到阳春三月,我和岱钦便在北平城外苦等了三个月。在此期间,我的胸口在东昌被扎的那个伤口虽然表面上愈合了,但是时不时的总是隐隐作痛,身体居然慢慢孱弱起来,别说舞刀弄枪了,有时候连下床都很难。我时常催促岱钦继续北上回草原,可是他见我这样,无论如何也不敢离开,他自己会些岐黄之术,不过也仅限于外伤的治疗,对于我这隐痛根本束手无策,我们所在的地方连人烟都少见,更别提找什么好大夫来看了,再加上我在他面前也总是强撑着,这病势也就一直的耽搁了下来。

  一日,岱钦的小厮兼马夫巴特尔到附近找人家买米顺便看能不能买些止痛的草药,一去竟是半天没有回来。这小伙子不过十九岁,手脚非常勤快,又为人敦厚老实,这几个月与我相处的非常好,这么兵荒马乱的世道,他耽搁久了没有回来,我便有些着急,恰逢今日就上发作,便捂着胸口站在门口往外眼巴巴的望着。

  岱钦一开始笑话我妇道人家总喜欢担惊受怕,直到了下午,依旧没有等回来巴特尔,他自己也有些着急了,便拿上一把刀防身,准备出去寻他。我正也巴不得一起出去,便跟着他往院外走去,岱钦却一把将我推了回去,“你可不能出去,我看你今日面色难看的很,你虽忍着不说,我也猜到了,一定又是胸口疼,放心吧,我去把巴特尔找回来,不会有事的。”

  眼见岱钦是不会同意我和他一起出去了,我便叮嘱道,“你自己也要千万小心啊。”

  岱钦点点头,便迅速的出去了。我一步一挪的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在床边坐下,竟觉得胸口犹如万刀同绞,只好躺了下去,在焦急中等着岱钦带巴特尔回来。

  也不知睁着眼睛等了多久,却突然听到外面有厮杀声,还没反应过来,门已经被撞开,一个满身是血的小兵撞了进来,瘫在地上,我连忙忍住痛痛坐了起来,下床走到他身边,还没来得及检查他是什么人,伤势如何了,只觉得面前几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视线,我抬头一看,只见几个士兵各个手持长矛站在门口,冷冰冰的盯着我和地上的伤兵,追进来的几人身上穿的是燕军的兵服,而地上躺着的这个,却是朝廷的兵服。

  我不由得大喜,正准备起身,那几把长矛却全都朝我指了过来,“不许动,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个士官对我喝道。

  我缓缓道,“我本事北平城中的居民,因有事出城,回去的时候便赶上燕王回城闭门,便再也没有进去过,这一等便是几个月了,怎么,燕王带兵打出来了吗?”

  那士官有些不大相信似的朝我上下打量了许久,见我身形瘦弱,表情怯懦,确实一副病怏怏的模样,稍微将兵器往后缩了缩,“既是北平的居民,为何要往外跑?”

  “家兄跟着燕王打仗,一路打到济南,却毫无音讯,父母老迈,担心得紧,我只好只身往外寻了去,还没到济南,便听说燕王战败回北,便又往回赶,只没料到慢了一步,再也没有回到城内。”我信口编着,那士官见我说的并没有什么纰漏,便渐渐放下戒心,接着问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撒谎?你在北平哪里居住?”

  “花儿胡同里正是我家,每每经过王府,还要在王府门口王妃娘娘善心布下的茶缸里讨一碗水喝。”

  那几个燕军面面相觑,朝屋子里打量了一番,我连忙说道,“我回不去北平,又没有了盘缠,只好找了这间没忍住的屋子落了脚,有时候出去拿钗环换些米粮,有时候便是挖野菜吃。”

  士兵见这里确实也是家徒四壁,不像正经过日子的人家,便越发相信我的话,道,“你既是北平人,便跟我们一起回去吧,总别叫家里二老担心。”

  “谢谢官爷,谢谢官爷!家兄势必已经丧命在战场,也就剩我这一个能养老送终的了。”

  这几个士兵将地上的南军检查了一番,发现已经断气了,便在外找了块空地草草掩埋了,带着我便上路,我借口要换件衣服,让他们在门外等了我一会,在房间内迅速的写了一张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锦衣绣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至尊重生只为原作者小企鹅的肥翅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企鹅的肥翅膀并收藏锦衣绣春最新章节